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心系武汉捐款捐物到拖家带口辗转万里回国,“一切就像梦一样”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刷脸支付代理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单珊
      
      一家七口,包括两个幼子、一位八十岁老人,20多件行李,耗时近40小时,娜娜(化名)一家赶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封锁当天成功“跑”。
      
      在庆幸家人安全抵达之余,娜娜却五味杂陈。
      
      从欧洲疫情重灾区回国,她曾被小区邻居所不理解,被冷嘲热讽、被举报、被公布个人信息,“说什么的人都有”。然而她们一家积极配合防疫工作,也让社区称赞“教科书式”隔离。
      

      
      娜娜在意大利时尚之都米兰,开了一家美甲店。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第一次联系上她时,她还在为是否回国而踟蹰不前,为意大利百姓不重视疫情而义愤填膺。
      
      从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开始,米兰的华人店铺就“颇有默契”地陆续休店,“完全没有收入,经济损失就不提了。”娜娜说。
      
      即使没有收入,在国内疫情焦灼时期,娜娜也张罗着给国内捐款捐物。
      
      她发了几张朋友圈截图给记者,记录着意大利侨界捐赠的物资,和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接受物资的反馈。
      

      
      她不是没考虑过回国“避疫”。令她犹豫再三的,是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个4岁,一个10个月。幼子不可控,不能一直戴口罩,在回国途中的感染风险,是娜娜最大的顾虑。
      
      当时,娜娜选择坚守在意大利。“国内已经焦头烂额了,我也不想回去给国家添麻烦。”她对记者说,“除非意大利疫情暴发、危及到健康了,我们才会考虑回国。”
      
      然而,意大利疫情恶化的比娜娜想象中要快得多。3月8日,意大利确诊人数超越韩国,一跃成为除中国之外疫情最严重国家,伦巴第大区及14个省全面封城。
      
      封城令下当天,娜娜举家回国。她显然是幸运的:上飞机之前米兰开始封城,下飞机后意大利封国。在她之后想要回国的朋友,由于停航,很多人都不得不退了机票。
      
      两个婴儿车、一个轮椅,20多件行李,娜娜一家踏上回国之路:全程佩戴口罩手套,包括孩子在内,基本上不吃不喝。
      
      她在迪拜看到大量转机回国的华人华侨,“场面其实挺恐怖的,我们在命,只希望不要接触到感染的人。”
      
      米兰、迪拜、北京、沈阳,转机两次,历经将近40小时,经过层层检查,娜娜终于回到老家沈阳。
      
      飞抵沈阳后,娜娜一家被带到隔离区登记检查,随后又被送到检测中心做核酸检测。由于并未感染,且同行中有老人孩子,工作人员建议她们居家隔离。
      
      3月9日凌晨3点,娜娜一家被检疫车送回,在小区登记检查后,终于回到家中。
      

      
      但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回归在小区引发了不小的“恐慌”。
      
      在居家隔离的前五天,娜娜每天都很紧张。一方面担心同航班的人被查出确诊,那么全家很可能需要再去集中隔离点隔离。另一方面,她还要处理同小区邻居们的不解。
      
      “一直有人向社区举报我们,说我们不集中隔离。”更有甚者,还把她的个人信息和门牌号公布出来。
      
      娜娜在业主群里解释了很多次,她们本身也要求过集中隔离,但工作人员考虑到隔离点有高危人群,娜娜一家有老人、孩子,于是决定让她们居家隔离。
      
      “有人说我们不应该回来给国家添乱,还有人说就应该把我们这样的人抓起来,说什么的人都有。”
      

      
      在个人信息被曝光后,考虑到家人的安全,娜娜决定报警。“民警帮我们处理了,还打了好几个电话安抚我们。”
      
      除了警方的帮助,让娜娜心安的,还有周到的社区。
      
      娜娜对记者介绍,除了每天监控测体温,社区还常常关照她们对生活需求,甚至会帮她们取快递。
      
      不出门、点外卖、网上购物无接触配送,积极配合的娜娜一家也被社区工作人员称赞“教科书式”的隔离。
      

      
      周围一些相识的邻居也会帮她们购买生活用品,在业主群里帮娜娜解释情况。
      
      随着14天隔离期的结束,业主群也不再集中讨论自己一家状况,娜娜才从急速发展的疫情中缓过神来。
      
      当地时间3月25日,意大利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210例,新增死亡683例,累计确诊病例74386例,死亡7503例。意大利也是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
      
      集中暴发的疫情下,意大利医疗系统濒临崩溃、报纸讣告扩增十版面、医护大量感染、军车排队转运病逝者遗体的新闻频见报端。
      
      “想到万里之外还有很多朋友,就会一直流眼泪。”娜娜在微上写下自己的心情。
      
      等到疫情彻底结束,娜娜的家人会回意大利处理生意,她则选择带孩子在国内上学。对于今后的打算,娜娜准备一切以疫情结束为准。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