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离居民最近的“健康守护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欧雅柔
 

娱乐信息平台

      人民网北京4月2日电 谢艺明是深圳宝安人民医院甲岸社康中心的主任。甲岸社康中心服务着附近四个社区,包括甲岸、龙井、建安和新安湖,常驻人口10万以上,既是老宝安的核心商业地带,亦是宝安区的餐饮业中心。
      
      1月31日,新安街道在甲岸社区确定了第一家密切接触者定点隔离酒店,大年初七开始使用。甲岸社康中心兼顾负责这家酒店密切接触者的转移接送,测量体温和诊疗保健工作等。每天盘旋在各方协调,不是在上门随访,就是在转诊病患,谢艺明深感重担在肩。
      

      
      2月10日,隔离酒店的一位七十多岁老大爷,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合并心血管疾病,由于慢病药吃完了,隔离期尚未结束,老人嚷嚷着非要自己外出买药,情绪非常激动。谢艺明当即承诺代为解决,因为老人需要的多种中成药需在指定药店才能配齐,有些药品医院和社康药房也缺货,加上了疫情期间许多药店已关门,无奈只能一家药店又一家药店跑,跑遍了大半个新安街道,最后还是差一种养心胶囊;疫情当前,许多药品购买不到情有可原,但谢艺明依然没有放弃,四处寻找,当天很晚才配齐指定药物。
      
      其实,这种事情完全可以等到第二天上班解决,可谢艺明却说,自己送的不是药品,而是患者的安定和安心。
      
      社区居家的疑似患者一般都需要几天的检测鉴定期,一旦确诊,负责向收治医院转移和手续的是辖区社康中心,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工作。2月10日,一位疑似患者在家隔离等待检验结果,确诊阳性后已是下半夜1:30,谢艺明接到社区电话说要紧急转诊,把病人送到定点医院。社康中心需要负责开好转诊单,盖章后拍照发给医院医务科,以及区卫生健康局确认,中间还要等待疾控中心的流行性病学调查,卫健局根据“流调”再联系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收治,拨打120车辆接人。在这一过程中,谢艺明全程追踪,接来送往,流程衔接,留证储存,处理完后已是早上5点。
      
      深圳107国道黄田路口是谢艺明每天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可是疫情以来,他却经常在那个路口“转身”。2月13日晚上,谢艺明正在开车回家, 刚到黄田路口就接到社区电话,要他紧急返回。原来,建安社区的一栋隔离居民楼14天隔离时间已到,截止时间是当晚9:00。楼内57位住户居家憋坏了,已经等不及第二天早晨再解封。
      
      根据要求,对确诊病例的单元进行硬隔离,隔离完成后需社康与社区共同出具解除隔离告知书方可外出。由于当天时间较晚,按规定必须“三位一体”人员一起到现场签署解除隔离文书,于是三方紧急协调,准时开始解除。按流程对整栋居民楼的居民一个一个量体温,询问健康问题,签署发放解除隔离告知书,当走完流程已是深夜。
      
      这次疫情发生后,谢艺明其实比大多数人更有感触,他早年毕业于湖北某医学院,同学大多都是湖北人,好几位在武汉从医的同学都感染了,这种心理的刺痛是不言而喻的。同时,这种刺痛带给谢艺明的,是更大的使命感。如今,国内疫情逐渐好转,国外疫情又开始肆虐,境内防输入的动员开始,3月15日晚,新安街道隔离酒店又接来新一批安置人员,谢艺明再一次像陀螺般忙碌起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