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起底口罩机投机江湖:一台机器遭中间商倒手十几次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厦门不锈钢水箱

      本报记者 伍月明 广州报道
      
      “口罩机的市场已经太疯狂。一台现货的KN95全自动口罩机几乎卖出了一辆宾利的价格了。”东莞一家机械设备厂的相关负责人梁明感叹。
      
      4月7日下午,广东省东莞市东城街道的某机械设备厂的大门外停满了小汽车,好几拨儿客户戴着口罩下车,冒着大雨走进厂里,直奔摆在厂内的平面口罩机。厂里的平面口罩机依次排列,桌上凌乱摆放着矿泉水瓶以及工具,还有些白色和蓝色无纺布随意堆砌在地板上。
      
      梁明提到,几乎所有跟口罩相关的生意人都在抢时间,厂里打算再对口罩机进行增产。“我们厂里近乎24小时工作了。有时候早上6点就有客户打电话要看口罩机。现在口罩机基本供不应求。”
      
      记者了解到,目前口罩机行业已经是“一机难求”,以KN95全自动口罩机为例,过去价为80万元,而现在期货价格接近200万元,现货价格则被炒到了400万元。
      
      事实上,梁明的经历正是东莞机械设备厂生意人的真实写照。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广东省东莞市发现,目前绝大多数机械设备厂均有转产口罩机。除了响应政府号召的企业外,也不乏生意场上的投机者入局。
      
      在记者所加入的口罩机相关QQ群中,几乎24小时弹跳出关于“采购现货”“期货交易”“拒绝倒爷”等消息。有口罩厂商告诉记者,“别看群里多的是采购消息,有些厂家和客户之间甚至隔了十几个中间商。”
      
      风口之下,造机的并非只有中小企业。记者注意到,深圳市赢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赢合科技” 300457.SZ)、广东拓斯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斯达”300607.SZ)等上市公司纷纷跨界布局“口罩机”业务。
      
      疯狂入局
      
      疫情后的口罩供需失衡,口罩机也因此走俏,被外界称为“印钞机”。
      
      早在2月7日,广东省工信厅发文,对口罩机等重点急需设备和关键部件等装备企业进行生产奖励。奖励以设备实际发货或交付时间为准,奖励金额最高可达设备价的50%。单个企业奖励金额最高不超过3000万元。
      
      事实上,除了响应政府号召的原因之外,随着口罩机的回报率不断提高,其背后的“暴利”也吸引了一些投机的生意人。
      
      大年三十,在东莞做机械生意的王洪就已经察觉到了商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与医护口罩相关的产业链均迎来了价格上涨的周期。
      
      王洪与朋友在征得政府部门的批准后,开始“试水”口罩机业务。“这是一场疯狂的生意。在意识到口罩机背后的巨额利润后,几乎所有能做口罩机的企业全都上了。”
      
      一时间也出现了不少按图索骥制造口罩机的生意人。记者注意到,在电商平台出现了各种制造口罩机的图纸,包括半自动KN95、KF94韩国口罩机等各种型号,价格在几十元至上千元不等。
      
      王洪直言,“那段时间,有些工厂做的口罩机乱七八糟的,有的收了定金又做不出来口罩机,做好了又调试不成功。交付机器成为很困难的问题。”
      
      4月上旬,国外疫情仍未平息。记者走访发现,王洪所在的工厂位于东莞市的东城街道,在该厂周围布满了不同规模的机械厂。多位机械厂的工作人员告知,但凡是机械设备厂基本都有转产口罩机业务,有的生产几十台,有的就生产二三台,只要能制造出来口罩机,几乎是不愁卖的。
      
      根据百度地图的“机械”搜索,记者随机来到东城街道的另一家机械厂。其工作人员李先为记者展示了已成型的平面口罩机,大约有二十来台。“平面机目前还有现货,工厂正在做调试。”据李先告知,口罩机业务并非是公司主业。仅仅是公司完成原有的订单后,看到市面上对于口罩机有需求,所以从3月份开始生产口罩机。
      
      据工商信息显示,上述的公司注册资本均为100万元~200万元不等,其经营范围并不包括口罩机业务,而是自动化的机械设备。据业内人士告知,部分机械厂主要是利用现有的生产线实现转产,口罩机并没有相应的质检报告。
      
      除了中小企业以外,赢合科技、拓斯达等上市公司纷纷跨界“口罩机”业务。拓斯达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一季度预告业绩超预期,口罩机产品贡献较大增量。
      
      曾因口罩机交付陷入风波的赢合科技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口罩生产设备按照排单和客户需求正在有序交付,目前一切正常。口罩机业务对原有业务影响有限,公司仍会以锂电设备为主要业务。公司未来有意在医疗用品领域的自动化生产线投入更多资源。
      
      江湖套路
      
      口罩机的巨额利润下,江湖套路横生。除了“倒爷”炒高现货价格以外,不少口罩机厂家通过期货买卖的方式预口罩机。
      
      梁明经历了整个口罩机涨价的全周期,眼看着口罩机的价格从几十万元飙升至百万元,甚至更高。
      
      举例来看,一台全自动的KN95口罩机的现机原来价格80万元,现在涨至400万元;半自动的KN95口罩机的现机价格也从过去的几十万元涨至200万元。
      
      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口罩机市场中的现货非常抢手,非常难买到。不乏有投机者,前一秒对外宣称求现货,后一秒便转手卖差价。如此一来,便挣了几十万元。
      
      记者在所加入的口罩机QQ群中,不时有网友提到有“现货交易”“请倒爷绕道走”“不接受倒爷乱加价”之类的话语。
      
      梁明直言,来工厂里看机器的人也并非都是口罩厂的人,有些是中间商冒充厂家带客户过来看货的。看着前来厂里的客户越来越多,梁明决心一把,全款从材料商处购置了200台KN95口罩机的物料。
      
      客观来看,口罩机的高价除了有“倒爷”加价的因素外,也包括原料变贵、人工成本增加等多方面原因。
      
      例如,梁明提到,像自己这类小厂,为了稳定上游的零配件货源,则需要给上游公司回扣。而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零配件的供应问题也并不容易。据媒体报道,为了第一时间拿到物料,赢合科技还从集团下属公司调来人手,加上采购部门、销部门的人,全部驻点到供应商那里“盯梢”“监工”,一旦零配件加工好,就马上用自己的车拉回来。
      
      此外,口罩机调配师傅的薪酬也随之水涨船高。据深圳的机器调试师傅张清提到,之前的调试价格为一天1万~2万元。目前价格稍微降低了些,调试口罩机设备的报价基本是5万元一台。
      
      事实上,在目前“一机难求”的口罩机交易形势下,期货交易大行其道。梁明向记者提及,半自动的KN95口罩机预价格为100万元,预计12天后可以到货。客户下订单后,需要预付50%的定金。
      
      记者以买家身份联系到深圳地区的一家口罩机厂,对方一加上微信,就直言全自动KN95口罩机为期货,不同时间出货,价格在125万元~180万元。订货的话需要预付50%的定金,等15天左右出货了再缴付尾款。然而,记者问及延期的赔付时,对方回答仅为千分之五。
      
      值得注意的是,口罩机厂的厂家通常是在产品还没生产出来的时候就接单,然后再根据图纸找到人研发,对机器进行组装。然而,其背后暗含交付风险。
      
      王洪提及,有些商家交付的机器质量有问题,完全是拼凑而成,都没法调试。随着口罩机现货价格走高,不乏有商家恶意违约,将生产的订单以现货高价卖掉。
      
      谁来接盘?
      
      事实上,多数口罩产业链的人士均在追赶这场疯狂的黄金列车。
      
      截至4月9日,海外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超过142万例,累计治愈病例数超24万例,累计死亡病例数超8万例。庞大的口罩需求正在由国内转向国外。
      
      据太平洋证券研究报告指出,每台口罩机每分钟生产130个,1天17万个,单个价格是3元,1天就40万~50万元,3天就150万元,口罩机价格如果是10天交货就是100万元以上,25天交货就是40万~50万元。
      
      在采访中,不乏有口罩机专业人士讲述,下游客户口罩厂的“暴富”神话,“一个月挣100万元都没有问题。之前利润好的时候,一台平面机每天做10万个口罩,10台机一天就有100万个口罩,纯利润至少有1万元。”
      
      一家在山东从事口罩生意多年的厂家人士唐宏告诉记者,口罩转产国外的生意并不好做。首先,要在短时间内把机器搞到手,然后进行调试后生产。但现在的问题是不仅仅KN95的机器买不到,原材料也很难买到。
      
      “你看群里那么多人都在卖熔喷布,实际上他们都没有货,都是中间商。一个原材料厂家就可能有着十几个中间商,需要来回同厂家对接,等到你知道具体情况的时候,厂家已经没有货了。” 唐宏说道。
      
      唐宏透露,生产口罩最核心的原材料熔喷布价格水涨船高,疫情发生前每吨材料价格约1.8万元,如今每吨涨至43万元,最起码是5吨起订。也就是说,做口罩机的投入金额,除了买机器100万元外,购买原材料还需要300万元,最少需要400万元。
      
      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市面上95%的KN95口罩都是为了出口国外,只不过有些小厂没有相应的资质,没法出口。
      
      据公开资料显示,如果考虑口罩的海外出口,需要申请相关的医疗认证,如欧盟的CE认证和美国的FDA认证。据一位从事认证工作的人员表示,没有认证,医疗防护的产品都无法顺利出口。目前CE认证对于中国区域开始有些限制,排队的人太多了,至少需要7个工作日才可以好。认证费用为4万元。
      
      记者了解到,口罩行业还存在一种“讨巧”的赚钱之道。一些小型的口罩厂由于资质、执照的问题,无法解决口罩的销路,转而通过挂靠有资质的企业,将产品重新消、包装,然后打上挂靠公司的商标。
      
      不过,据多位口罩机厂家表示,“口罩机是不是印钞机不好说,现在行业监管越来越严格了。这类生意做不久了。”
      
      公开资料显示,3月13日,广东省市场监管局公布的7宗价格违法典型案件中,涉及口罩机案件就有3宗。深圳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专门发文提示风险, 也对有意向投入口罩等防控医疗器械产品生产的企业作出建议及指引。(文中所提到的人名均为化名)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