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一位武汉餐饮老板的自救:外地医护离开了,外卖订单也没有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厦门不锈钢水箱

      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武汉近日迎来了“解封”,但武汉四五十万餐饮从业者仍在忙于自救,武汉潮江宴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崔一兵,就是其中一位。
      
      作为一位餐饮老兵,又身兼湖北省烹饪酒店行业协会的副会长一职,让他更能了解这次疫情对武汉餐饮业的冲击。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崔一兵认为,武汉餐饮行业很可能会出现破产潮和失业潮,身边的同行已经有大规模裁员举动。尽管各个餐饮企业老板,想方设法转向外卖以求自救,但他们也不知道是否能支撑下去。武汉中小餐饮企业已经向政府发出求助,寻求在租金、税费、补贴方面得到支持,渡过难关。
      
      以下为崔一兵自述内容:
      
      我是2006年开的潮江宴粥府,属于中等规模的酒店,现有员工30人左右。1月份过年是餐饮业生意最好的时候,我们酒店年夜饭是“一位难求”,不少大中型酒店都是这样。顾客预订要交200元~500元不等的定金。
      
      结果武汉疫情在1月中下旬越来越严重,在1月23日封城之前,我们酒店大概有95%以上的顾客退掉预订的年夜饭,响应政府的号召,顾客交的定金全额退还。但也有两三桌人没有退,还过来吃饭,我还挺感动。我问他们,你们怎么还敢来吃?他们说,“怕什么,该吃还是要吃的”。
      
      年夜饭退定金让我们损失挺大,有10万元左右。之前大量采购的新鲜食材留不住,一部分便宜卖了,另一部分捐了。我有朋友经营武汉一家大型酒店,光食材损失就高达100多万,退的定金更大。
      
      因为没什么生意,我们在封城前两天就放假了,外地员工都回家过年,留在武汉的不到10个人。
      
      后来武汉封城,大批医护人员来支援,因为餐饮都关门了,他们一些人连吃饭都成问题,只能吃点泡面、面包。
      
      后来区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找到我,问能不能给送餐。那时政府也没说给多少钱,什么时候能付钱,但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时候我不上还有谁上。
      
      我要给十多个隔离点送餐,算下来一天要送上千份盒饭。但我留在武汉的员工不到10个人,有几个怕染病,不肯干,一个厨师干了几天不想做,还带着其他员工辞职,好在我最后把其他员工劝住了。最后只有7个员工可以用,没办法只有把家人、朋友喊来帮忙,这样凑到了十多个人。疫情期间采购食材也很困难,经常要跑很远地方去采购。
      

      
      那时候买个口罩很难,我记得自己跑了二十多个药店,都没买到。后来一个朋友送了我100多个,舍不得用,我一个口罩都戴四五天。当时我还不觉得有什么风险,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不过很幸运,我们都没有被感染。
      
      我们疫情两个月给一线抗疫的医护等人员送餐大概是6万多份。湖北省各个餐饮行业给一线抗疫人员送餐超过1000万份,可以说这次抗疫中,餐饮人也是做出一份贡献。
      
      当然这次送餐也拯救了我们。一开始送餐没有钱,后来政府定的标准是每人一日三餐盒饭一共100元,早餐20元,中饭和晚餐各40元。中饭和晚餐是两荤两素,我们还加了酸奶、水果,其实是按照60元标准送的。
      
      这样下来,我们酒店在疫情期间也有几十万元收入。后来疫情逐步稳住,很多人逐步解除隔离,外省医护人员也逐步撤离武汉。我们酒店也就慢慢没有了订单,真正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4月8日武汉解封后,外地员工也陆续回来。武汉还不允许堂食,我们只能送外卖。昨天(4月9日)我们酒店外卖只有一单,30元。今天(4月10日)也只有一单。
      
      现在武汉复工复产提速,我自己跑到一些写字楼、商业体看看有没有订单,发现一些大的写字楼可能只有10%左右人到岗。问了写字楼里面一家公司老板,说因为没什么活也就只有几个人来工作,不来的不用发工资。
      
      其实我除了做餐饮外,在武汉还有家主营医用洗涤剂研发和生产的公司,以及一家做智慧城市系统建设的公司。对比下来,餐饮这块受疫情影响最大,收入断崖式下滑。有时候我自己跟朋友开玩笑,一个高级经济师和电气工程师双职称的老板,现在沦落到送盒饭的地步。
      
      哪怕疫情结束了,餐饮业也很难有报复性消费。生意这么差,武汉不少餐饮老板聊天时,大家都在讨论怎么活下去。裁员不可避免,能裁多少就裁多少。我的一位餐饮朋友有700多个员工,现在他只留用120个,主要是些肯干踏实、有技能的人。
      
      当然,我们餐饮企业也都在想办法自救。比如我的酒店就从堂食转向堂食外送、网络外卖,最近也在考虑推出一些低价套餐,跟烟酒小铺合作卖餐。
      

      
      最近武汉不少中小餐饮企业联名向市委市政府求救,这是真的。餐饮业看着不起眼,但武汉就有四五十万直接从业人员,背后关系的家庭更是以百万计。如果不帮一把,武汉餐饮企业出现倒闭潮、失业潮是大概率事件。
      
      这封武汉中小餐饮企业求救信希望政府直接出面协调房东免掉近半年房租,但恐怕很难操作下去,毕竟这是商业行为,房东也算是疫情受害方之一。
      
      我建议人大立法,针对疫情以来特殊时期,半年时间里对餐饮企业租用的私营企业租金减半,这部分减半的租金由政府补贴弥补,这样可以缓解餐饮企业现金流。
      
      由于直接给包括餐饮在内的小微企业补贴,操作复杂,容易滋生腐败,带来不公平。建议采取“返税抗疫,疫后增补”的办法,即将2018年和2019年两年纳税全额暂返企业,企业承诺疫情过后的2年内补缴。
      
      如果2年内企业没有补缴,可以将企业列入诚信黑名单,采取强制征收手段补缴欠税,这样国家损失小,风险低,企业得到扶持快,流程公开简单。
      
      为了支持餐饮企业渡过难关,建议武汉可以考虑暂时关闭各级政府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食堂,购买送餐服务,支持餐饮行业的生存和发展,待到武汉市餐饮行业完全恢复正常状态、大多数餐饮企业扭亏为盈时,再取消有关规定。
      
      之前我们奋斗在抗疫一线,支撑医护人员拯救别人,自己小区有人感染新冠病也是想方设法帮忙联系医院,现在没想到要自救了。餐饮人很不容易,政府和社会也要伸手帮他们一把。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