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美国医疗物资各州竞购战的背后:弈给疫情应对带来阻碍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厦门一体化泵站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疫情实时监测系统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月10日上午9点,美国累计确诊病例466299例,累计死亡16686例。美国已成为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检察长办公室日前公开报告,一些医院从呼吸机、防护服、口罩到消液、卫生纸,甚至是床单和食品等物资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紧缺。为缓解医疗物资短缺的压力,美国各州开启抢购模式,一场竞购大战正愈演愈烈。
      

      
      近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发出警告:若按照当前消耗速度,纽约州的呼吸机只够用6天,“令人不安”。截至4月9日,纽约州累计确诊病例达159937例,死亡7067例,是美国疫情的震中。
      
      科莫表示,一旦呼吸机用完,将不得不采取其他办法弥补呼吸机缺口,例如用麻醉机充当呼吸机、多名病患共用一台呼吸机等。科莫强调各州无法自己解决呼吸机问题,并批评白宫提供的帮助太少,“这就像在观看一场缓慢移动的飓风席卷全国,你知道它的路径,为什么不调动国家资源,在飓风来临之前就保持领先呢?”
      
      关键医疗设备的短缺正在推高价格。据美国媒体报道,由于医疗物资采购费用暴增及税收减少,纽约州将面临高达150亿美元的财政缺口。在几乎没有协调指导的情况下,美国各州、城市、医院和联邦机构之间陷入低效的采购竞争,为抗击疫情增加了时间与金钱成本。
      
      3月31日,科莫在发布会上吐槽购买医疗物资的效率低下:“这就像是50个州在eBay上一起竞拍呼吸机,最后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以最高出价拿下了订单。所以是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抬高了价格。这有什么意义呢?原本就该由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来采购,然后按需分配给各州。”
      

      
      不只是地方政府,各地医疗机构也同样面临物资被截留的处境。据洛杉矶时报4月7日报道,过去一周,美国7个州的医院与诊所在采访中透露了其物资或订单被联邦政府截走征用的遭遇。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未将这些“收购”公开,也并未详细说明没收物资的原因、范围及物资去向。
      
      人们期待掌握着国家战略储备的联邦政府能够扮演好“分配者”的角色,把医疗物资送到需要的地方。但有州长抱怨说,他们迟迟没有从国家战略储备中获得物资,或者收到的医疗设备数量远低于他们的要求。
      
      此前,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曾透露,纽约州、康涅狄格州、新泽西州、伊利诺伊州、华盛顿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州疫情严重的县将会优先接收物资。然而,4月1日,伊利诺伊州州长普里兹克却发文诉苦,“到手的物资只有申请数量的10%”。华盛顿邮报指出,“各州在竞选中所处的地位”或许是物资分配背后的关键。
      
      即使获得物资,也可能面临物资无法使用的窘境。美联社4月4日报道称,从国家储备物资中发放至各地的设备出现大量过期物品,送到阿拉巴马州的近6000个医用口罩已经完全干腐,送到洛杉矶的150多台呼吸机存在故障。在新罕布什尔州,国会代表团致函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称该州收到的许多物资已过期。其中,1.6万只乳胶手套因其会导致过敏而无法在医疗环境中使用。
      
      在此情形下,各州不得不“各显神通”,想方设法自行购买物资。科罗拉多州州长贾里德·波利斯4月1日宣布,该州正在与中国厂家接洽购买医疗物资;马萨诸塞州经过多方联络与协调,出动职业橄榄球队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私人飞机,从中国抢购了120万只口罩。
      
      针对各州竞购物资的情形,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表示,各州需要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各州本应该建立自己的储备,“我又不是订货员”。
      
      物资紧缺严重影响抗疫
      
      事实上,在疫情席卷之下,不仅各州物资短缺,美国联邦政府也已“没有余粮”。4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发布会上证实,联邦政府储备的个人防护装备等医疗物资已几乎耗尽。因预估今后数周病亡人数激增,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经由一家中介机构向五角大楼求购10万个军用裹尸袋。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4月3日的报道,数百家美国医院采用了一套患者打分评级系统,帮助医生决定谁能获得呼吸机。该系统主要依据患者在住院期间存活的可能性以及出院后长期存活的可能性进行打分,评分相同则优先治疗较为年轻的病人。
      
      该系统的开发者,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的危重病医学教授道格拉斯·怀特说:“这些是不可避免的悲剧性选择,不论哪一种选择都是糟糕的。”
      
      身处一线的医护人员同样饱受医疗物资紧缺之苦。日前,美国纽约州护士协会对疫情期间的护士工作情况进行了一项调查,超过3300名护士填写了调查问卷。调查显示,64%的护士个人防护装备不足,72%的护士曾暴露于新冠肺炎病人面前。
      
      日前,一名美国重症监护室的护士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哭诉自己所在的医院因医疗物资短缺而不配发口罩,迫使她不得不为了个人和家庭安全而辞职。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美国没有准备好应对这场疫情,护士们并不安全。”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发言人曾表示,联邦政府储备有1300万只N95口罩,足以保护医疗人员避免感染的风险,但这显然远远不能满足当前需要。通常医护人员每接诊一个病人就要换一只口罩,实际情况却是他们要将一只口罩用上好几天。
      
      由于疫情的快速蔓延和医疗物资紧缺,美国政府日前宣布禁止出口部分医疗防护物资,并与N95口罩的主要生产商3M公司发生冲突。特朗普要求3M公司将其在海外生产的口罩运回美国,不准其向加拿大、拉美等地出口N95口罩,3M公司则警告此举可能导致其他国家“报复”。虽然最终美国政府同3M公司达成和解,允许其继续出口,但饱受疫情困扰的加拿大地方政府对此事仍大为不满。
      
      不只是加拿大,欧洲多个国家购买的医疗物资也被美国拦截。法国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莱斯在一档电视节目中表示:“美国出了高价,买走了法国此前已经确定的一批货品。”因订购的20万个口罩在泰国曼谷被美国拦截,德国柏林州内政部长安德烈亚斯·盖塞尔愤怒地指责美国的这种行为形同“现代海盗”。
      
      对立和弈给应对疫情带来阻碍
      
      4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正式建议美国人在公共场合佩戴布制非医用口罩,全美越来越多的州长与政客也改口呼吁民众即使没有疾病,在公共场所也戴起口罩。
      

      
      “之前一直不推荐戴口罩,说口罩是病的孵化器、不适当佩戴更容易感染,现在又让我们戴口罩,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去哪里买口罩?”一名来自波士顿的居民在社交媒体上抱怨道。
      
      多家媒体刊文指出,当前美国医疗物资的匮乏,与疫情蔓延初期美国政府未采取及时措施有直接关系。“多种迹象表明,将近两个月的疫情防备‘关键期’被浪费了。”
      
      “就在三周前,官方说法还是新冠病没什么大不了的,相反的说辞都是居心不良的政治谎言。”纽约市立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说,那些试图遏制住新冠病威胁的努力被扭曲为“实现其他目的的骗局”。
      
      纽约时报3月28日发文称,在科学家们就疫情发出警告时,负责检测和抗击新冠病等威胁的三个政府机构负责人没有表达出需要尽早进行防御的紧迫性,反而严格限制检测人群,让各大医疗机构难以部署诊断测试。而关键机构、政府官员之间各有立场、缺乏信任,更让美国政府无法团结起来快速应对情况。
      
      这种不协调正是美国政界的一个缩影:共和党与民主党间的对立和弈,给有效应对疫情带来很大阻碍。大选之年,这场严峻的公共卫生危机,已经变成两党争斗的一个政治舞台。洛杉矶市长在一次采访中说:“我真的担心,将疫情应对变成一个党派性的问题会让人民失去生命,因为没有办法将病挡在你的城市之外。
      
      (中国纪检监察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