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3阅读
  • 0回复

莆田涉黑富豪组建保安团队对抗警察,被称“局长之上的局长”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股票配资服务


      
      莆田被通缉富豪的掘地往事
      
      本刊记者/黄孝光
      
      发于2019.6.10总第902期中国新闻周刊
      
      5月14日,福建莆田警方公开通缉10名在逃人员,当地富豪黄志贤因非法拘禁罪赫然在列。
      
      消息一经公布,立刻在莆田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黄志贤1953年出生于莆田江口镇,后入籍香港。上世纪90年代,他“返乡创业”,在莆田买下一山一湖一岛,因多起大手笔的投资成为叱咤当地的风云人物。
      
      公开资料显示,黄志贤曾担任过全国工商联执委、福建省莆田市政协常委、香港中国商会会长,还被选为莆田市慈善总会名誉会长。但与此同时,在莆田从事房地产开发的20多年,黄志贤旗下多个项目争议不断。
      
      中国新闻周刊调查证实,黄志贤此次非法拘禁与他开发的房地产项目交易有关。如今,黄志贤虽已畏罪潜逃,但种种迹象表明,他仍然遥控着莆田公司的运转。
      
      “割据”凤凰山庄
      
      坐落于莆田南山的凤凰别墅山庄,是黄志贤在莆田投资的最知名的一处房地产开发项目。整个山庄四面围墙环绕,只有一个入口。山庄业委会秘书何小龙(化名)说,业主与开发商的许多争执都发生在这个入口。
      
      2017年5月6日,有业主运装修材料的卡车进入时,被开发商以未交物业费为由阻拦在入口之外。开发商动用了路钉和铁架路障,造成了附近路段拥堵。当晚,凤凰山庄业主冒雨上街维权,最终演变为一起群体性事件。
      
      凤凰别墅山庄的开发商是港峰(福建)恒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峰地产),公司幕后实控人就是黄志贤。山庄业主杨会音(化名)将黄志贤描述为“割据”在此的一方诸侯——他手下有80多个保安、20多个私人保镖,牢牢地控制着山庄的物业管理,甚至二手房产交易。
      

      
      “黄志贤把业主当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井水,每过一段时间,就放下水桶,打一桶水上来。这就是他始终不肯交出物业管理的根本原因。”杨会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黄志贤在开发山庄的同时成立了配套的港峰物业公司,近20年来以多种名目收钱,逾期不缴还要收取高额的滞纳金,拒缴的“就会有人把垃圾挂在门上、扔进院子里”。
      
      在收钱的同时,港峰物业公司却不作为。业主反映凤凰别墅山庄曾经一度“杂草丛生,垃圾成堆”。2014年,业主每户出资7万~10万元,总计近2000万元,委托物业公司进行水、电、道路和绿化的改造,但直到2018年12月业委会更换了物业公司,道路和绿化改造都还没有完成。
      
      中国新闻周刊从莆田市自然资源局了解到,凤凰别墅山庄的用地是莆田市于1993年和1995年分两次批给黄志贤的,分别为520亩和250亩。
      
      据了解,与一般开发商按规划相关手续、将房子盖好验收后销的正常模式不同,黄志贤以大约每亩2000元的价格拿地后,平整一块卖一块,当年便卖到了每亩26万元。
      
      “黄志贤曾吹牛,他名下的所有楼盘,土地的规划、建设都是他说了算。他是局长之上的局长。”莆田一位律师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如今,凤凰别墅山庄内依然有大片的土地未开发。据何小龙等人介绍,山庄正中心是黄志贤留给自己6个子女的宅基地,“如果不被通缉,他在山庄的统治还将一直延续下去”。
      
      由于对物业不满,2016年6月凤凰别墅山庄的业主选举产生了新的业主委员会,决定解聘港峰物业公司。后者则向莆田市城厢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业主委员会,后被驳回。此后,港峰物业公司又向法院提出诉讼。
      
      在诉诸法律的同时,业委会与港峰物业公司因物业移交问题,多次爆发冲突。报警记录显示,业委会多名成员收到过死亡威胁电话。相关判决书提到,港峰物业公司纠集社会闲杂人员500多人,将新进驻的物业公司赶出山庄,并对业主采取断水、断电等报复措施。
      
      “又热又闷,又没水喝。”业主许志文(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为了解决水电问题,2016年11月27日业主准备召开第二次业主大会,没想到会前300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手持镀锌管、警棍闯入山庄,阻挠会议的召开。
      
      在冲突过程中,不明身份人员甚至将赶来执法的警员围困在泳池内,抬起警车摇晃,并扯坏了警车门把。
      
      在此次莆田警方公布的通缉令中,除了黄志贤外,还有两名在逃人员黄竹清和黄智敏。据一位熟悉案情的权威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这两名妨害公务罪的在逃人员,就是因为2016年11月在凤凰别墅山庄参与了围困警察的非法活动。
      
      妨害公务事件之后,业主与港峰物业公司的矛盾持续升级,此后多次发生堵路事件。莆田市城厢区为此专门成立了凤凰别墅山庄纠纷化解工作领导小组,由区委挂帅,但始终未能有效化解双方矛盾。
      
      2017年,黄志贤变本加厉,组建了20多人的“安全团队”,配备了盾牌、警棍和防爆服。据许志文反映,“安全团队”经常在山庄内骚扰、威慑业主。
      

      
      在通缉令中,还有一位叫黄龙熙的在逃人员。据上述权威人士透露,黄龙熙是黄志贤的儿子,强迫交易罪,正是因为组建“安全团队”,对拒绝缴纳物业费的业主实施威胁等非法行为。
      
      事实上,黄志贤经手的几乎所有项目都存在争端和纠纷。一位接近黄志贤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黄志贤的产业很大,但公司所有事情都需经他本人拍板,公司缺乏现代企业的经营管理和规章制度,导致“做的每件事都是半拉子工程”。
      
      征逐名利场
      
      在莆田,并非所有人都知道黄志贤这个名字,但“土条贤”的名号家喻户晓。
      
      黄美琼是凤凰别墅山庄业主,也是黄志贤夫妇在江口镇老家的邻居。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黄志贤小时候家境贫穷,3岁便被送给他人寄养,15岁辍学开始在市场上贩卖土条鱼,由此得绰号“土条贤”。
      
      土条是莆田土话,指一种进化程度较低的两栖类动物。“它平时藏在洞中,活动前先探出头侦察,稍有风声便缩回去,一旦觉得安全则鱼跃而出,随潮奔跑,所以又叫跳跳鱼。”与黄志贤打过几次交道的陈生(化名)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黄志贤做事风格与土条如出一辙,神秘狡猾。
      
      凤凰别墅山庄业委会秘书何小龙曾在福莆仙乡侨风物志上看到过多年前的一张旧照片,照片上黄志贤与福建省多名政要牵手合影并居正中。照片下的配文提到:1985年一介贫农黄志贤赤手空拳闯香港,在严酷的生存竞争中,靠着惊人的毅力和卓然不群的才干,很快在香港脱颖而出领尽风骚。成功后,黄志贤回乡报效桑梓,将斥资2亿开发莆田鸬鹚屿。
      
      多名受访者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鸬鹚屿名义上是旅游开发,实际上是黄志贤的走私基地——从香港运来冰箱、彩电、汽车,再通过村民渔船分发出去。
      
      黄志贤曾任全国工商联执委、福建省莆田市政协常委、香港中国商会会长。有媒体曾报道,他投身社会福利事业,因为资助莆田的慈康医院,特教学校和福利院、光荣院,救助孤儿、残疾人、特困户和贫困学生等,曾被授予“慈善家”,并当选为莆田市慈善总会名誉会长。
      
      2012年,经莆田市民政局批准,黄志贤以自己的名义成立了“莆田市慈善总会黄志贤分会”。
      
      海峡都市报曾报道,黄志贤不仅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同时擅长家庭教育,子女6人中有5人考进了世界顶级学府,其中两人考入牛津大学,两人考入伦敦大学,一人考入剑桥大学。
      
      莆田有句方言“连筋足顿”,意思是为人牛气猖狂。当地论坛中,多名网友均用这个词来评价黄志贤。“他每次出行都有保镖压阵。”凤凰别墅山庄业主杨会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黄志贤出门需三辆车,即便是从他的别墅到办公楼不到200米的距离也不例外。
      
      非法拘禁
      
      2018年8月,黄志贤被刑事立案。
      
      前述权威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4年11月,有受害人因购房纠纷,在与港峰地产协商过程中被保安殴打、捆绑,并限制人身自由长达数小时,已有证据指向黄志贤参与该起案件。
      
      “黄志贤非法拘禁罪,就是因为我嘛。”在事发地凤凰别墅山庄,中国新闻周刊见到了疑似受害人郭凯宁(化名)。
      

      
      郭凯宁提供的材料显示,2010年他与港峰地产签订名邦豪苑商品房预约单,认购了其中两层楼并缴纳300万的预约金。
      
      让郭凯宁未料到的是,几年后房价上涨,港峰地产不愿按约定价格卖了,以逾期未缴首付款为由要求取消交易。
      
      “先用预约单的方式出套取资金,等房子盖好,价格涨了,不愿卖了,逼着你退,不退不给签合同。”律师吴世荣认为,这在法律上强迫交易。
      
      郭凯宁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与其他购房者想找港峰地产理论,工作人员表示无权做主,他们又苦于无法见到黄志贤。直到2013年,郭凯宁夫妇通过熟人引荐,辗转在凤凰别墅山庄见到了黄志贤。黄志贤同意以支付600万元收回房屋,但事后又反悔。
      
      此后,郭凯宁和楼部工作人员沟通多次,但再未见到过黄志贤。直到2014年11月11日,楼部突然联系他:“老板让你直接去山庄办公室找他。”
      
      郭凯宁到山庄后,六七个保安突然用电线捆绑住他的手脚,打得他浑身是血。几个小时后,郭凯宁被保安押送到凤凰山派出所,告他私闯民宅、敲诈勒索。
      
      郭凯宁被释放后,要求派出所就他被非法拘禁事宜立案,但始终没有结果。直到不久前,郭凯宁看到通缉令,询问公安内部人员,才得知黄志贤非法拘禁罪是因为自己。
      
      前述权威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黄志贤被刑事立案后,港峰地产包括法人代表林光岩在内,已至少有4人被拘捕。
      
      “‘土条贤’今天之所以走到被通缉的地步,完全是他狂妄好斗、睚眦必报的性格所致。”熟悉黄志贤为人的陈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陈生向记者介绍了一种莆田本地小吃——土条穿豆腐,将豆腐用大火煮至蜂窝状,稍凉后放入黑灰色的土条,转小火慢炖。随着水温升高,土条急得无处藏身,便会钻入相对凉快的豆腐,最终葬身其中。
      
      陈生认为,这像极了黄志贤的命运:“是黑道的人,无论怎么挣扎,都免不了覆灭的结局。”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