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2阅读
  • 0回复

“政治攀附”终是不归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打螺丝机

      甘肃农业大学原副校长张国民,“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参与团团伙伙,谋取政治利益”;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委原、区政府原区长周建国,“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通过搞利益交换捞取政治资本,搞政治攀附”……近期,在一些党员干部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通报中,有关“政治攀附”的表述引起舆论关注。
      
      “政治攀附”,并非新词。所谓政治攀附,其主要特征就是以某人为中心形成一个政治利益同盟,同盟中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实质就是将自己的前途寄托在他人身上,希望通过他人的升迁来带动自己。但事实却一次次证明,搞政治攀附是条不折不扣的不归路。
      
      现实当中,“背景靠山学”“人身依附论”“朝里有人好做官”等官场亚文化,为“政治攀附”提供了土壤。有人把“找准了山头,就能够出头”奉为圭臬,一心想着找门路、拜码头、搭天线;有人认为“有德才不如有后台,有能力不如有关系”,整天琢磨人不琢磨事;有人觊觎“背靠大树好乘凉”,期望“进了圈子等于进了班子”,挖空心思为自己找“护身符”、编“关系网”。
      
      在“政治攀附”的政治生态中,往往会衍生出畸形变质的上下级关系:把原本是组织的关心厚爱,归功于某个领导的“照顾提携”,进而感私义而忘公恩、有领导而无组织;为获取领导欢心、进入领导视线,不惜曲意逢迎、溜须拍马,大献殷勤、百般谄媚。如,天津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总经理段宝森为求个人升迁,一心想钻进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原市长黄兴国的“圈子”,连续4个春节到其老家拜年送礼。更有甚者,为了积累“攀附”的资本,大肆敛财,大搞权钱交易,为自己埋下“定时炸弹”。
      
      或许“政治攀附”能攀得一时“高”、获得一时“利”、尝得一时“甜”,但无数前车之鉴反复印证,“攀”得越高摔得越痛、“附”得越紧结果越惨。对党员干部来说,忠诚干净担当才是成长进步的“试金石”。所以,与其费尽心思攀附,不如多下功夫攀登,把心思和精力用在增强本领、干好工作、作出贡献上。(钟鸣)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