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2阅读
  • 0回复

“黄背心”折射法国人对政治普遍失望,但极右翼也难趁机翻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公虹玉
 

依维柯冷藏车


      
      接连三个周六的“黄背心”运动已经对于法国国内稳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游行中,甚至有不少人喊出了民粹主义的口号。在很多人看来,这对于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其前身为“国民阵线”)来说,将是在总统大选竞选失败之后重新崛起的绝佳机会。然而,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这场运动难以成为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翻身的机会。
      
      极右翼依然难得人心
      
      虽然在这场运动中,现任总统马克龙及其所代表的“共和国前进”运动丢掉了很大一部分民意支持率。并且,从各种场合的表态来说,马克龙坚决的态度也必定会影响到“共和国前进”运动在明年欧洲议会选举中的成绩。然而,对于极右翼政党来说,即便能够在欧洲议会中获得短暂的胜利,这样的胜利也仅仅是利用了民众通过选票对马克龙进行的惩罚,很难从根本上改变民众的支持率。
      
      在最新一期的民调当中,“国民联盟”和勒庞的支持率仍然非常低。在法国这样一个有着政治正确传统的国家,即使通过了多年的“去妖魔化”并通过改变政党名字以示同老一代的极右翼政客断绝关系,在其身上的极右翼标签仍然是他们难以获得支持的最大问题。并且,从“国民联盟”的发展来看,作为一个家族式的政党,在其侄女玛丽昂-马雷夏尔·勒庞因为家庭原因隐退之后,勒庞并没有能够在家族之中找到接班人,对家族以外的领导人的培养也有限。因此,这一政党仍然是勒庞一个人的政党,她身上的极右标签注定了她无法在法国政坛上再进一步。
      
      更何况,面对这样一场运动,勒庞本身的表现也是失分的。在上周六的游行之前,勒庞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传希望政府能够允许“黄背心”在香榭丽舍大街上游行。这样的煽动行为自然遭致了内政部长克里斯多夫·卡斯塔内指责。但是,她在游行之后却又指责政府“纵容在香街的暴力行为”,并声称“我从没号召过如此这般的暴力行为”。前后相悖的“甩锅”言论使得民众更难对她产生信任。
      
      而面对政府的指责,勒庞除了这样首鼠两端的辩护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实际作为。一方面,同其他政客一样,她没有在“黄背心”运动的第一周就开始表现出对于这一行为的支持。其原因不仅在于她不愿意被指责为“摘桃子”,也因为这一民众自发的抗议活动并不认可勒庞可以代表他们。另一方面,在“黄背心”爆发两周后再出来表态更多地是体现了一种政治正确,即政府应该允许民众上街表述自己的不满,然而,她并没有、也不愿意像梅朗雄那样“声称自己要同民众一样站在香街街头”,因为她本身也清楚,在这样的抗议活动中,站在街头是需要冒一定的“安全风险”的。
      
      因此,对于民众来说,勒庞的支持也仅仅是口头的,民众并不会买她的账。从民调数据中,也可见一斑:勒庞和她的“国民联盟”的支持率并没有显著的提高,民调显示其支持率仅为27?
      
      左中右都令人失望
      
      对于勒庞的支持率不高,也是法国民众对于整个法国政坛的政客不看好的缩影之一。从民调显示的数据来看,不仅是马克龙的支持率达到了历史低点,其他政客的成绩也并不好看。
      
      民众对于那么多年来,不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抑或是现在这样一个“非左非右”的领导人执政,法国的经济始终不景气且失业率在欧盟层面一直居于前列的状况既无奈又失望。这也是这次民众自发组织这样一场抗议活动而不选择求助于工会或拒绝政客代表他们的理由之一。在他们看来,不论是哪一派的政客,所关心的仅仅是他们手中的选票,而不是如何解决法国当前困境。因此,即便是从未上台的勒庞,在他们看来也是一丘之貉。就算将选票投给她,也并不能改善法国当前的状况。
      
      对于法国国内的极右翼政党来说,“黄背心”运动并不能成为他们重新抬头的契机,但是其所带来的后续影响,可能会为极右翼政党提供一个重新发声的舞台。对于明年的欧洲议会选举,极右翼政党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
      
      在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大胜的经历让“国民联盟”对于明年的欧洲议会选举抱有很大的希望。目前,欧盟内部面临英国脱欧,德国艰难组阁所造成的不稳局面;外部又面临美欧之间贸易摩擦没有缓和趋势的状态。在法国,马克龙执政迄今为止所有的改革措施积累了相当大的民怨。他在应对“黄背心”运动时所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以及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民众不满,都使民众对于他所提出的欧洲愿景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法国走出困境产生了怀疑,也对法国在欧盟内部到底能够获利多少心存疑虑。
      
      有鉴于此,“国民联盟”势必会利用其主张的民粹主义更多地拉拢选民。勒庞也必定会极力争取一部分对于马克龙的“惩罚性投票”。在这样的情况下,明年欧洲议会选举对于“国民联盟”来说,还是可以期待有所作为的。
      
      然而,这也仅仅是停留在期待层面上。因为届时她的主要对手不仅是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运动,还有极左派的梅朗雄所领导的“不屈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虽然自上世纪80年代起,法国的极左派势力的影响力就开始下降,但是从去年的总统大选中,我们也看到了“不屈法国”在欧洲和移民问题上的“民族主义”倾向。而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这一倾向将会为其带来一定的选民支持。毕竟,对于法国民众来说,欧洲议会的选举是为了选出能够为他们在欧盟内部获得更多利益的代表。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讲师)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